杨奎松:历史的湮没与改写——有关1946年安平事件真相与中共对美交涉再考察

admin 必兆娱乐 2019-09-03 21:14:51 2210

  

  安平,河北省香河县一小镇,位于平津公路旁,当年对平津陆路交通的安全影响甚大。安平事件,即指1946年7月29日在该地发生的一起美军运输车队遇袭,并造成十余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官兵死伤的严重事件。

  时至今日,中国大陆各种谈及此一事件的文字乃至影视资料,几乎无不断言它是一起美军主动进攻八路军的事件,当日是美军联合国民党军在安平“侵入冀东八路军防地,并向当地守军攻击,守军被迫自卫”。新中国成立后国人对于这一事件的了解,大都来自于一部叫《停战以后》的故事片。片中美方一面假意参与调处国共冲突,一面却由美国海军陆战队驻天津的指挥官比却尔少校率领一部美军,联合国民党部队,突然袭击解放区安平镇,进攻冀东解放区,试图打通平津公路,并以此向中共施压,想要求得到美蒋在谈判桌上得不到的东西。当美蒋双方遭到惨败后,美国人为了控制舆论,责令“其奴才国民党代表”李国卿连夜召开记者招待会,意图将破坏和谈的罪名嫁祸于我,公布于世。《停战以后》,互动百科词条,。

  上述故事的依据,来自官方的历史解读。官方最权威的说法,可见之于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的著作,其中明确讲:“一九四六年七月二十九日,在天津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和国民党政府军各数十人,‘巡逻’到天津西北七十公里的河北香河县安平镇附近,侵入冀东八路军防地,并向当地守军攻击。守军被迫自卫。国民党反动派借此大肆煽动,竭力想把美军牵入中国内战旋涡。共产党及时揭露了美军的侵略行为和国民党反动派的阴谋活动,严正要求美国海军陆战队道歉赔偿,要求美国驻华的一切海陆空军立即撤出中国。”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等编:《周恩来一九四六年谈判文选》,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第755页注释300。

  安平事件的冲突双方是中共地方武装与美海军陆战队,这一事实几乎马上就广为人知。不过,由于形象关系,除受袭的美方外,国共两党当事人在事件发生后都矢口否认负有责任。特别是由于直接参与袭击的部队开始没有讲实话,以致在这一事件中究竟谁是谁非,是中共军队蓄谋伏击、主动攻击美军,还是美军配合国民党军武力进犯中共解放区,在当时就成了美国、国民党与中共之间一个纠缠不清的问题。三方为此组织了专门的小组,进行了长达一个多月的争论和相当广泛的调查,因三方各有各的证人,又不可能有中间方居中公正调查和裁判,因此还是弄成了无头案。虽然美国方面很清楚错在中共一方,中共方面事发后不久也逐渐了解到事情真相,有意改正最初的说法,但形势的迅速变化意外地使中共与美、国两方的关系急剧恶化,它最终亦只能将错就错了事。随着中共通过各种方法谴责、揭露美国勾结国民党推动内战,它不仅转移了因安平事件引起的外交危机,还利用美国这时对华政策严重矛盾的情况,将其置于一种道义上十分不利的地位,并且使美国在安平事件问题上也成为被指责的对象。

  对于政治斗争的各方来说,实际结果的有利与否才是关键,事件真相并不重要。因此,从外交、宣传、组织及策略运用的角度来考察中共对安平事件的处置过程,几乎可以肯定地说,它的这一危机处理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然而,从历史研究的角度,结果如何却并不是最重要的,弄清事实的真相更为关键。因为显而易见的是,安平事件的发生及处置过程中,清楚地暴露出中共在信息获取和指挥效力上存在着不小的问题。不论是基层部队的擅自行动,还是高层判断受到不实报告的影响,都使中共中央在涉及对美外交及处理国共关系问题上,一度陷于被动。如果不是后来的形势发生了意外的改变,中共不再需要美国政府在国共间居中调处,这一事件的交涉谈判很可能会产生出全然不同且对中共未必有利的结果。

  当历史过去了几十年之后,今人更容易看到中共处置的成功,却更加不易了解真实的情况,特别是不易了解被成功的光环遮蔽起来的种种问题和它们曾经造成过的政治上以及外交上的不利情况。不难想象,如果今人不只是满足于听故事、鼓斗志,而是想要从历史当中发现和汲取一些经验教训,以便让自己更容易成功的话,就一定要看到历史的真相。

  安平事件是一个比较容易让我们了解到历史复杂性的案例。而尤其值得庆幸的是,我们今天可以利用国、共、美、苏多方资料,多侧面地重现事件发生后的种种复杂情况,因而也就更容易让我们比较真实地了解到这段历史到底是如何发生和如何被改写的。

  

  马歇尔的顾虑与美国方面的克制

  

  1946年7月30日,安平事件发生的第二天一早,即七时三十分,美海军陆战队瓦顿(Wharton)将军就在北平举行了一个简短的记者招待会,只说明:美海军陆战队一支摩托化巡逻部队“昨午十二时十五分于大小沙河村河西务北”,即北平东南三十五英里的安平镇附近“被袭击”。袭击者是“为数约三百余着制服的中国人”。昨日下午四时美军派了一支有力的摩托化部队与飞机支援他们,双方都有伤亡。“其他无可奉告。”《本报讯》,《大公报》,1946年7月30日,第2版。

  7月31日,美海军陆战队驻华部队司令部进一步核实了事件发生时的一些细节后,发出了正式的情况说明。内称:

  七月廿九日美海军陆战队加强第一师派出一队摩托化巡逻队护送某输送队由津至平,在十二时零五分行至大小沙河村(在北平东南三十五英里处)时,突遭预伏该处穿着制服之三百余中国部队袭击。双方战斗达四小时之久。美军死一官长、二士兵,四士兵重伤、八士兵轻伤。另有军官士兵各一人因受袭击汽车失事而受伤。中国部队方面,据估计约死十二人,受伤若干不得而知。

  该巡逻队共有官长一人,士兵四十一人,分乘设有无线电通讯装备之吉普车二辆、吉普车一辆、一吨重巡逻卡车二辆、二吨半重货车三辆。该输送队包括执行部指挥车一辆,内坐美陆军官长三人,海军陆战队二吨半卡车六辆,内装食物及军用品,均由美海军陆战队士兵驾驶,及行总卡车一辆,由中国人驾驶。运输队由一海军陆战队军官指挥。此种巡逻队每三日内即往来平津一次,视察公路情况,并护送接济北平陆战队及美军执行部人员之输送队。

  肇事地点之地形极适于埋伏战。该处公路两旁为深沟,沟外植有甚高之玉蜀黍。公路之西某村庄对面有小树林一片,该村庄之外围有短墙。大小沙河村距公路约为五百米。袭击者预先在树林与村庄之间公路上置放两辆无轮牛车,作为障碍物,村南角则置一机关枪,恰对公路。巡逻队抵达障碍物停放处时,为首军官方行下车,即有一手榴弹掷来,该军官立被炸毙。紧跟着即有十一枚手榴弹向其他各车掷来,同时袭击者步枪及一机关枪即向公路上射击。迨巡逻队及运输队集中停当,对方火力又从路右三百米处另一丛林及左右两面后翼射来。排长傅兰纳干上士当即执行指挥官职务,令众人掩蔽于路旁沟中。双方攻击直至下午四时始停。

  运输队之陆军军官一人亦协同设置迫击炮及重机枪阵地,并指挥射击。四时许路右丛林中中国部队阵地突鸣号声,火力加强,两分钟之后遂止。不久该村墙上挂出白旗。一海军士兵带同二译员乃试向前进,腿部竟中一枪,此即该役中最后之一发子弹。巡逻队嗣即照顾伤者登车,开往北平。大部死伤均系战斗对方突然攻击开始时所掷之手榴弹所炸死或炸伤。全部过程中仅有二人为步枪所伤。

  攻击者组织极佳,埋伏亦经事先充分准备。无警告之射击极为猛烈。彼等均着蓝灰色与黄色之制服,亦有着农民服装者。

  因当日天气情状不佳,联络中断,陆战队司令部得讯甚迟,派出有力巡逻部队及飞机至出事地点搜索时,攻击者已无踪影。当将不能发动之卡车修整,携阵亡官兵尸体前往北平。次日该队及飞机复返该处,但所见者仅一平静之村落,仅有着灰军装扎裹腿之中国人死尸二具。《本报讯》,《大公报》,1946年8月1日,第2版。

  不论二人的看法有怎样的不同,他们显然都认为这件事情的事实基本上是清楚的,即中共应当对此负责,并应作出相应的处置。因此,虽然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简称军调部)美方委员30日即要求派执行小组前往冲突地点进行调查,马歇尔却并不认为有兴师动众、另搞调查的必要。在美国方面看来,只要向美方参战人员弄清楚当日冲突的具体经过就可以了。马歇尔明确认为,美军的调查报告是公开的,四十多名官兵亲历此事,人人都可以被自由采访,造假是不可行的。动用军调部三方一起去调查,反而会因为国共对立而使问题复杂化。因为中共一定会认为国民党代表是站在美国代表方面,从而引发无休止的争吵。《马歇尔与周恩来会谈纪录》,1946年8月3日;《周恩来关于马歇尔对小组至安平事甚踌躇致叶、李并中央电》,1946年8月4日;《中美关系资料汇编》第1辑,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1957年,第275页注22甲。

  实际上,马歇尔还另有隐忧。自1945年12月作为杜鲁门总统的特使来到中国后,他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成功地在1946年1月5日使国共双方签署了停战令,在1月10日基本上实现了关内和平。同时,他还成功推动召开了政治协商会议,使国共两党及国内各党派代表得以齐聚一堂,达成了包括整军在内的五项和平协议。就在中国将要走进和平民主新阶段的关口,国共两党四五月间在东北的武力争夺使和平进程陷入了严重危机。眼看战争与仇恨开始再度蔓延到关内来,美国政府却还在继续以武器和弹药供给国民党政府,这就让已经处境尴尬的马歇尔,调处工作更形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对国民党方面,还是对共产党方面,他都必须尽量保持克制态度,以免美国的中立地位受到更严重的质疑,并形成新的刺激。正是因为他实在不想放弃此前得来不易的种种政治进展,因此,对刚刚发生的李闻惨案7月11日、15日,国民党昆明军事当局指使部下接连以残暴手段暗杀了民盟重要成员李公朴和闻一多,时称李闻惨案。,他需要克制;对这次安平事件,他同样必须克制。

  

  蒋介石的沉默与强硬派的鼓噪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