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师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政治基础与历史生成

admin 欢乐谷娱乐 2019-10-12 12:43:04 9632

   内容提要:中国自晚清走上现代国家建构的道路以来,仿行了不同版本的西方政党制度,两党制、多党制及一党制都尝试过了,但又都无一例外地失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作为一种新型政党制度,能够在中国成功地确立下来,在根本上既要归功于各革命阶级和阶层在救亡和复兴道路上的政治大联合,也要归功于各个先进政党和社会贤达在反独裁和民主建国过程中的政治真协商。各革命阶级和阶层在政治上的大联合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政治基础;各个先进政党和社会贤达在反独裁和民主建国过程中的政治真协商,提供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历史生成过程。

   关 键 词:中国共产党领导 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 政治基础 历史生成

  

   自戊戌维新以来,中国在一连串的打击及周围国家发展的启发下,开启了现代国家建构的历史行程。立足中国现实,借鉴西方经验,实现西式政治,成了晚清最后十年各主要进步政治势力的共同主张,其不同只在于心仪的西方政治款式不一样。有人心仪英国式的君主立宪和责任内阁,主张“君主不负责任,一切政治上、行政上之责任在政府”,“政府必须对国会负责,接受国会的监督”,①《宪法重大信条十九条》的方案也属于英式的君主立宪制,“皇帝之权,以宪法所规定者为限”,“总理大臣由国会公举,皇帝任命”。②有人则心仪美国总统制的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组织大纲》采纳了美国总统制,它对临时大总统、行政各部及国会的规定几乎完全照抄了美国总统制。③有人却心仪日本式的二元制君主政治,比如《钦定宪法大纲》正文仅以皇帝之全权统治权为内容,仅以附件列举臣民权利。④因为不同的西方政治款式,既表现为国家建构路径及建构方式的不同,也表现为国家政治运行机制方面诸多明显差异,所以清末民初先进中国人心仪的西方政党类型及相应政党制度也判然有别。虽然立宪派和革命派在政党概念及政党制度方面的见解不同,但在实践中却得到了一个共同的结果,这就是失败。“西方资产阶级的文明,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资产阶级共和国的方案,在中国人民的心目中,一起破了产。”⑤西方政党制度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缺乏应有的政治基础,因为统治集团的半封建性不能容纳真正的代议制多党竞争,不论是袁世凯,还是段祺瑞,抑或是张作霖,他们所进行的统治都是军阀的政治专制;西方政党制度不能满足中国民族解放和民众追求自由、幸福的政治需要,因为缺乏与社会各革命阶级、阶层的广泛深厚的政治联系,所以西方政党制度在民国时期并不曾真正扎根于中国之政治土壤。民国初年的政党仅仅是“习惯的称呼,而非严格定义下的政党”,所谓政党不过“虚有其名”,“并不具备现代性的政党条件”。⑥北洋时代移植来的西方政党制度,固然在实践中一塌糊涂。国民政府时期的国民党一党制,也因为其固有的半封建半殖民地政治特质,对内不仅不能实行广泛的政治民主,而且还以维系领袖的政治集权来对抗和消解政治民主,对外不能坚决地反对帝国主义,无法解决国家政治统一及有效治理的问题。知识界有一些人在全面抗战爆发之前还著文呼吁加强国民党政府的集权效能,要求以独裁来加强政治的权威及行政的效能。⑦

   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性质及由此决定的反帝反封建政治使命,在根本上决定了适合中国的政党及政党制度,只能立足于近代中国的主要政治矛盾,并只能在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的政治斗争中淬火而生。近代中国的主要政治矛盾以及由此而来的反帝反封建政治斗争,为适合中国国情的新型政党制度的形成,提供了广泛深厚的政治基础,而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进行的艰苦卓绝的反帝反封建政治斗争则提供了适合中国国情的新型政党制度形成的淬火过程。在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的过程中,因为半封建势力和半殖民地势力在政治上的联盟使其在力量上过于强大,从而造成了一种各种反帝反封建政治势力必须进行联合甚至是必须组成联盟,才有可能获得反帝反封建斗争胜利的环境,即使是革命性最坚决的政治力量也不能仅仅依靠自己的斗争就战胜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的联合体。⑧中国各革命的阶级、阶层和政治集团在日趋激烈的反帝反封建斗争中,不仅逐步地自觉组织和团结起来,而且阶级联盟、政党之间的协商与合作也逐渐地发展起来,还在实现共同政治目标的过程中,逐步形成了一种制度性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并在协商建国的过程中完成了政党制度的历史建构,形成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新型政党制度。

  

   一、政治基础:近代中国的社会性质及其社会主要矛盾

  

   中国的政党制度显然不能从统治集团的自我更新中寻找政治基础,因为统治者封建性的特点决定了政党只能是他们或完全排斥或操控玩弄的政治工具。中国政党制度的政治基础只能从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的伟大斗争中去寻找。这一方面是因为只有彻底打倒了中国从传统时代遗留下来的封建统治者,才有可能在中国实现现代政治,并在现代政治中确立起政党在其中的积极健康角色,否则只要统治机器中残存有封建性的因素,他们就会在政治实践中,或者坚决地污化民主及作为现代民主必需物的政党,中国国民党浓厚的封建性即源于它在反封建性上的不彻底性。另一方面,中国人民也需要在反帝反封建的伟大斗争中认识政党的作用,理清政党的角色,建构政党间关系;伟大斗争既是中国民主革命过程中对人民进行政治教育和思想启蒙的重要途径,也是中国人民在反帝反封建过程中实现政治上大联合的可靠路径。西方殖民主义势力对中国的压迫、剥削和奴役,客观上加深了中国各个阶级及阶层人民的苦难,加快了人民不同部分的政治觉醒,不仅先后形成了太平天国农民运动、反洋教运动、义和团运动等以农民和城市下层民众为主的反帝反封建革命运动,也形成了以传统士大夫为主的洋务中兴、改良变法等运动,还形成了以新知识分子为主的立宪运动和革命运动。各个革命阶级及阶层的狂飙式运动都在历史上产生了重大深远的影响,但在实践中又都无一例外地失败了。中国却在一次又一次反帝反封建斗争的失败中越发地陷没在了殖民地化不断加深的政治泥淖中,反帝反封建的政治任务越发地紧急,甚至是紧迫了。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