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之瑜:大陆能给台湾民主启示吗?

admin 安博电竞 2019-09-03 21:15:13 8216

  

  台湾的2012年大选结束后,虽然败选的民进党内暗潮汹涌,台湾社会则已经回复平静。但是,对于台湾此番大选的意义却持续引发各界探讨。马英九在龙年伊始给乡亲发红包的时候,就赶搭这一股源源不绝的论述潮流,他说,民主替台湾在面对大陆时,建立了一个隐形的安全网。

    

  大陆带给台湾的隐形民主压力

    

  马英九的隐形安全网是从大陆与国际的各种选后检讨中得出来的,因为选后来自海内外中国人的反省,以无与伦比的压倒性优势,在赞扬台湾的民主是中国人或华人施行民主的典范。无独有偶的是,欧美各界评论家都对台湾能给大陆什么启示,各抒己见,充满乐观。善于察言观色的马英九得意之余,摆脱谨小慎微的政治人格而居然喜形于色,确实不易。

  由此可见,北京对台湾大选造成了某种值得追踪的影响,姑且称之为“隐形的民主压力”。如果没有把台湾自以为对大陆的示范作用放在心目中考虑,那恐怕台湾大选的进行,包括选民自我形象的提升、候选人辩论文本的撰写、败选一方的感性认输、海内外事后记录大选的视角,都会有所不同。

  有趣的是,对于大陆带给台湾这种隐性的民主压力,检讨者少;反而是对于北京在大选过程中对台湾选情起的直接作用,讨论者多。败选的民进党一方至今不能释怀的是,北京透过经济影响力所动员的台湾大企业与大陆台商,是国民党得以胜选的重要力量。

  除了李登辉批评大企业家即使不支持马英九本人,竟也能为了赚钱而支持他的当选之外,还有如倾向民进党的台湾智库研究员张国城甚至相信,国共之间已有密约,且已形成民进党在2016年卷土重来的重要障碍。

  换言之,认为台湾的大选可以影响大陆,应该影响大陆,也庆祝台湾大选已经强而有力地影响大陆,似乎是舆论的共识。然而,若谈到大陆对台湾大选的影响,却总是认为不应该,似乎则是台湾朝野难得一见的共同立场。无论如何,编织北京无孔不入的妄想,始终挥之不去。

    

  选民考虑北京就不算民主吗?

    

  北京对2012年大选造成影响显而易见,引起民进党愤慨,至今有不少名嘴与网路评论认为,自己其实不算输,是对岸无所不在介入,改变选民的偏好所致。这个逻辑,有点像日本右翼至今认为,自己发动对亚洲侵略战争战败不能算败,因为打败日本的是美国。民进党2012年大选失败怪北京介入,就像日本对中国发动侵略战争失败怪美国介入。但是,哪个政府决策不考虑外在条件,为什么选民投票考虑北京的影响,就不民主?

  之前,美国政府捏造关于大规模杀伤武器的情报,发动各国以反恐名义,对阿富汗与伊拉克发动侵略,台北不但处处配合,还争取赴战场的机会,这样算不算根据台湾的国家利益在决策呢?当时主张台独的国家安全部门,便认为必须抱美国大腿,唯美是听,才能制衡大陆。这样对国家利益的界定,不就是民进党有意识地推断华府的愿望,再刻意加以奉承的产物吗?

  如今,美国改用全球治理架构来因应中国崛起,故而要将台湾问题淡化,降低北京在全球治理框架内对主权领土问题的安心,以便走出主权意识,参与全球治理,故而包道格颐指气使对台湾的指指点点,竟获得国民党欢迎。早年巴结美国最力,甚至还叫反战人士去脱光衣服去裸体抗议就好的民进党高层如吴钊燮等人,反而出来批判包道格介入,这样对美改变态度,不也是根据他们今天所谓的国家利益吗?

  政客可以根据自己定义的利益,面对外部事件与压力来调整,为什么选民不可以?选民根据自己利益而愿意与大陆维持和解,不想纠缠在名称问题上,有的居然懂得想让北京走进华府设定的全球治理框架,台湾人顺便依附其中牟取商业利益,这为何不算民主决定?

  国民党准此而徐谋大陆的和平演变,在选民的经济利益与自己的政治利益之间拿捏,故而安抚北京的情绪,这与民进党早年无条件依附华府,助纣为虐的行径,难道不都是民主决策?

  现在欧债危机高筑,选民考虑欧债发展而选择政党的话,算不算是欧债相关国家介入台湾选举呢?他们对台湾没兴趣,选民都主动让他们介入,那对台湾虎视眈眈的北京,台湾选民当然要考虑。不让选民考虑影响选民利益的各种外在因素,是只有非民主政党才会坚持的选举环境,可见,民进党的民主素养属于包括中共、朝鮮在内的执政党的思想位阶。不是选民不民主,而是政客不民主。

  相对于此,此番大陆媒体与网络对台湾大选的报道或讨论,广泛而深入,进而容许大陆各界思考是否这样的制度适合大陆今天采行。不论网民评论如何,实践上认为如今就可以照搬的极少。如此坦然观察台湾民主,决定自己,与台湾选民坦然观察北京,决定自己,都是正常的思维。

  台湾民主的堕落之处乃在于,总觉得自己影响大陆是理所当然,但大陆影响台湾就不应该。这种堕落无关民主与否,而是自诩欧美国家的想象遭到戳破的担心使然。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