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振超:教育的三重目的

admin 澳门银河娱乐场 2019-09-01 22:31:19 9587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人才培养模式改革就成为我国大学改革的根本问题之一。从文化素质教育的大力倡导到通识教育的制度探索,从杨叔子、张楚廷等教育家的个人努力到元培学院和复旦学院的制度安排,一路走来,变换的是教育的"面纱",不变的是培养"全人"的教育追求。今天,我们需要的也许不是一个一贯的名称,而是一种持久的多主体参考、多角度探索的教育热情。经济学家汪丁丁教授自2006年以来在东北财经大学开展的跨学科教育实验就是其中的一枝奇葩。2009年5月,他的《跨学科教育文集》出版了,拿到书后的一周,笔者的思绪一直沉浸在这些文字中,它开启的清新视界令人有一种想要表达的冲动。综观汪丁丁的跨学科教育思想,至少有3个方面的内容:对当前教育问题的省察,对跨学科教育内涵的探索,关于跨学科教育根基的思考。

  一、问题:核心价值的失落

  教育目的的"character"维度的实现依赖于受教育者完备知识的获得和核心价值观的形成。核心价值观教育的失败使原来由"knowledge,value,character"所撑起的饱满"全人教育"就退化为单一维度的知识教育。从培根"知识就是力量"的召唤,到福柯"知识-权力"的警告,知识在现代早已不再是中国古代"学究天人之际"的知识,亦不是柏拉图关于理念的知识。

  现代教育"为人之学"的特性带来教育的双重失败。传统的断裂使教师的思和说没有立足在应有的传统上,真正的人之师无法增长起来。于是,学生本该"从导师那里学习的第一件事----批判性地思考的能力",就无从学到,"没有这种批判思考能力的人甚至还不是个独立的人,谈何'学问'"。

  然而,汪丁丁又说"教育是安身立命的根本问题","让教育安顿我们被消费主义化的心灵"。事实上,他分明对教育是抱有希望的,这一希望在于"抖掉抑制着并最终扼杀社会创造力的那层僵硬的外壳",在于"让每一个孩子有机会以美学态度审视自己的人生",在于"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获得智慧,而不是仅仅满足于获得知识",在于"我们的教育者还必须思考未来社会的各种可能状态,以此为基础,反省和调整自己的教育实践"。

  二、出路:跨学科教育

  从2001年春"关于跨学科社会科学研究中心致潘校长"的信,到2008年春"关于跨学科教育致艾校长"的信,再到2009年春东财金融学实验班招生的全过程,我们似乎看到汪丁丁教授1997年到北京大学工作以来生命运思的一个线索----跨学科教育。作为国内"主张跨学科教育的第一人"封二,汪丁丁说,"我们不希望'艺术的人生'逐渐被'技术的人生'所取代,我们也不希望培养一批又一批'没有灵魂的专家',我们当然更不希望未名湖畔不再有北大传统"。这是我所感受到的汪丁丁对跨学科教育宗旨最诗意、最真切的表达。

  近20年来,中国大学人才培养模式改革从1990年代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的号召,21世纪初期通识教育的制度安排,到今天跨学科教育实验的开展,变换的是教育的面纱,不变的是以培育"完人"为主旨的教育追求。在时代浪潮的推动下,我们终于一步步地走向教育的根本宗旨----培养真正的人。诚如汪丁丁所言:"跨学科教育,其实就是早期儒家与当代西方的教育,只不过为凸显当代大学的分科制度对人类心性自由的极大限制与摧残,我们将教育之道特别表达为'跨学科'的教育。此即笛卡尔追求的'让心智在一切方向上充分涌流'的教育,此即马一浮鼓吹之宋儒'理一分殊'的教育,此即王阳明经3变而成的'致良知'的教育。总之,是由分门别类的知识,经过批判性思考而实现心性对外在世界的自如把握。这样培养的学生,才称得上'人'材而非'物'材。"真正的人的增长,首先是根植于自己的传统的。布鲁奈尔认为,"人类心智的基本原理说明,最有效的教育方法是在文化环境里学习知识,从本土文化中理解知识的原理",杜维明说,"我们注重的是具有全球意义的本土知识",哈耶克强调,"我们是我们传统的选择,而不是我们选择了传统"。基于以上认识,汪丁丁说,"只有在本土文化的语境里,每个人的心智才得以创造性地建构和寻找意义"。

  值得注意的是,汪丁丁所开展的跨学科教育是以专业研究和专业精神为前提的。人类这样的认知主体所把握的知识,不可能是整体知识,只能是局部知识,但每个局部知识又包含整体意义。汪丁丁批评道:"我们在中国社会里看到过许多'跨学科'学者----这是缺乏学术传统和学术训练的社会的一个特征。这些跨学科学者,似乎都是蜻蜓点水地在那里读书和从事学术研究,似乎哪一本书都没有读懂,似乎在哪一个专业里都不是专家。结果,他们的'全体经验'还不如任何一个盲人的局部经验来得可靠和真实。"这是因为"如果你只是倾听而不投入到任何特定局部里去,那么你就得不到关于象的任何感受。而没有具体的感受,你听任何一位盲人说他们的感受时,就激发不出任何有意义的想象"。

  三、根基:知识与价值的重构

  跨学科教育虽然是"跨学科"的,但它并没有背离教育的3重目的:knowledge,value,character,只是每重目的在跨学科教育中都获得了新的内涵。但其如此,汪丁丁才说,"跨学科教育的基本形式,我们称之为'问题导向的教育'。与之对立的,是'教科书导向的教育',也被称为'应试教育'"。

  1.让我们来看看跨学科教育的"knowledge"。汪丁丁说,知识是过程,是无法被静态的概念取代的过程,概念只是大家抽象出来的简单表述的知识过程,它内在的东西仍然是"知识过程"。人们不可能通过对概念的把握,就一劳永逸地完成他们的知识过程,完成对知识的理解和把握,从概念到概念,从书本到书本的阅读和求学的方式是危险的,危险在于你会放弃生活。只有在生活中概念才会转变为知识过程,才不是静止的。对概念的理解,也只有通过自己对生活的冲突的把握和体验才能够实现和深化。

  2.让我们来看看跨学科教育的"value"。汪丁丁说,"我们主张的跨学科教育,开宗明义,以'道德情操'为首要问题,以'社会问题'为首要问题。前者涉及个性修养,后者涉及中国乃至世界的政治经济和公共政策,相辅相成,互为激励,不舍众生,不蔽良知,这才是我们所理解的'修道之谓教'"。他还说,我们的"使命是,第一,以综合的眼肖,整理西方学术。第二,以对话的逻各斯精神,寻求市场社会的道德基础。"可见,跨学科教育的"value"既关乎个人安身立命又关乎国家民族未来,它的落脚点是当下中国正展开的市场社会的道德基础问题。

  任何经济机制的运行都需要适当的道德基础。市场经济是分工合作的秩序的不断扩展的过程,这个秩序的道德基础是分工的人们对相互产权的尊重。尊重产权是一种社会共识,它要求人们之间建立基本的信任关系。中国式的市场经济也许是更具有代表性的、正宗的、一般的市场经济,它所要求的道德基础是"责任感",即每个人对自己行为的一切后果负责的道德感。责任感的建立不必经过长期宗教生活,因为它可以是小范围内血缘基础上的相互间的责任感。这样,中国市场经济的道德基础就可以描述为,以中国传统道德原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为基点的,以保护每个人以"产权"为核心的一套行为准则或是非标准。这一道德观念的形成本质上是一种演进的过程,它只能通过各种道德观念的竞争,由千百万人在实践中的选择来决定,又由于我们的理性不可能有选择传统的能力。因此,中国市场经济道德基础的形成最终依赖于旧的制度的改革和传统的创造性转化。

  3.让我们借用《我们这一代人的未来》的一段话作为结尾:"那些能够持续不发表言之无物的论说的人似乎表现出一种共通的性格,我称之为'激情'----一种'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执着,一种非要活得精彩绝伦的冲动,一种'学不究天人不可谓之学'的追求"。愿我们共勉!

来源地址: